你在这里:首页> 童话故事> 德国寓言
  • 跳舞熊

    有只狗熊长期被迫跳舞卖艺,它逃了出来回到自己的故居。狗熊们用亲吻来向它表示兄弟情谊。森林里响起一片欢腾的声音。狗熊们互传喜讯:“佩茨又回到咱们这里!”佩茨于是向大家描述外地它的冒险经历、它所见所闻种种事迹。提起跳舞,它仿佛仍受锁链羁系...

    2016-01-07

  • 动物王国里的革命或胃与四肢

    动物们时君王之政不满,它们把狮子赶下台,除狐狸以外,没有人站在狮子一边。 “不过请让我再说一句话!”——狐狸道——“有一次,四肢对胃甚感气喷:‘没用的无所事事者,只知享用和消化,而我们却干得累死累活。’——它们决定再不给它提供食物了...

    2016-01-07

  • 蚂蚁

    一只蚂蚁受它的同胞们推举,当了司库。一年过去,该公布帐目了。无奈,它拿出了几张纸。 费用惊人;开支几乎吞噬了全部国库。蚂蚁中的一些爱国之士对此十分不满,批评激烈。司库答道,“你们似乎是有权利这样做的。但这是国家机密!我可以起誓,所有...

    2016-01-07

  • 思想家和假求教者

    一个假求教者来到思想家考依纳先生处,对他说:“美国发现一头牛犊有五个头。关于这件事你有何见教?”考依纳先生说:“我无可奉告。”于是求教者高兴地说:“越是有智慧,能发表的评论就越多。” 笨蛋期待多,思想家说得少。

    2016-01-07

  • 生锈也有必要:光是锐利也不行!否则人们会常常说你:“他太年轻!”

    2016-01-07

  • 考依纳先生和潮水

    考依纳先生在穿行一道山谷的途中,突然发现自己的双脚浸在水里了。这时,他意识到,那山谷实际是一个海湾,而涨潮的时间已经临近。他立即停下,环顾四周,想找只舢板。他期望着,停留在那儿。然而没有舢板出现。于是他放弃了这期待,寄希望于水不再上涨...

    2016-01-07

  • 人面狮

    你坐在这里,毫不容情,就像强迫我到你面前来的,我的好奇心:好吧,人面狮,我是一个好提问的人,像你一样;这个深渊是我们共有的但愿有这种可能,我们用一张嘴说话!要寻求爱——就必须永远去找出它的假面、该诅咒的假面,把它打碎!人所没有,而又必...

    2016-01-07

  • 反强权措施

    当考依纳先生,这位思想家,在一座大厅里面对众人谈反强权问题时,他发现面前的人们在退避,并且夺路而去。环顾四周,他看见自己身后正立着——强权。 “你在讲什么?”强权问他。 “我是在为强权说话。”考依纳先生答道。考依纳先生离开现场后,...

    2016-01-07

  • 狐狸妻子的结婚

    第一个童话从前有一只有九条尾巴的老狐狸,他觉得他的妻子对他不忠实,要试试她。他伸直在板凳下,四肢下动,好像死了的样子。狐狸的妻子走到他房间里,关上门;她的丫头猫小姐坐在灶旁烧饭。老狐狸死了的消息传出以后,求婚的人就来了。丫头听到有人在...

    2016-01-07

  • 奴隶

    甲:他站着倾听:什么会使他感到迷惘?他听到什么在耳边嗡嗡作响?是什么曾把他打倒得意气沮丧?乙:就像那种曾经戴过镣铐的人,他到处听到——镣铐的声响。

    2016-01-07

  • 森林里的房屋

    从前有一个贫穷的樵夫,他同妻子和三个女儿住在偏僻的森林旁边一间小草屋里。一天早晨,他去干活的时候,向他妻子说:“叫大女儿把我的中饭送到森林里去,不然,我的工作做不完。”他接着又说:“为了叫她不迷路,我要拿一小袋小米,一颗一颗地丢在路上...

    2016-01-07

  • 九柱戏

    两个人在交谈。 “哦,督学先生,怎么一身深色,在服丧?” “哪里,哪里。参加了一个庆典。年轻人上前线,讲了两句话,追溯了斯巴达,引用了克劳塞维茨,还灌输了几个观念:荣誉、祖国。要他们读读荷尔德林,并提到了朗格马科。激动人心的庆典,...

    2016-01-07

  • 虱子和跳蚤

    一个虱子和一个跳蚤,住在一起,在一个鸡蛋壳里酿啤酒。虱子掉下去烫死了。跳蚤大声叫喊起来。房子的那扇小门说:“跳蚤,你为什么叫喊呢?”“因为虱子烫死了。” 于是小门开始格格地响。角落里的扫帚说:“小门,你为什么格格地响呢?”“我不应该...

    2016-01-07

  • 对话

    甲:我生过病?现在痊愈了? 是哪位医生给我治疗? 我怎么全都忘得精光? 乙:现在我才认为你痊愈了: 因为健忘者才算键康。

    2016-01-07

  • 摔掉的东西

    从前,有一个女孩很漂亮,但是又懒惰,又疏忽。如果叫她纺线,她就非常不耐烦,麻里面只要有一个小疙疸,她就连一大堆都抓出来,丢到身边地上。有一个女仆爱劳动,把丢掉的麻拣起来,洗干净,纺得很细,织成一件漂亮的衣服。一个青年向懒女孩求婚,快要...

    2016-01-07

  • 伞松和闪电

    我在人与兽之上高高生长;我说话——没有人跟我对讲。 我生长得太高,也太寂寞一我在等待:可是我等待什么?云的席位就近在我的身边——我等待第一次发出的闪电。

    2016-01-07

  • 冷酷的心

    彼得和妈妈一起,住在黑松林里,靠烧炭为生。自从爸爸去世以后,家里的重活都由他一个人干。每逢星期六,他穿着又黑又破的衣服去市镇上卖炭,总是要被别人取笑。 彼得想起爸爸曾经讲过的“小玻璃人”的故事,说是有谁能一句不错地背出那首叫《小玻璃...

    2016-01-07

  • 他只跳了这一个冬天

    有一年夏天,鲜花在微风下摇曳。草丛里有一只蟋蟀在唱歌;不远的森林边上有一只蚂蚁在不停地搬运留备冬用的食物,他就这样整日不停地忙碌着。时间一天天过去了,冬天终于到了。蚂蚁回到自己的庄所,品尝着夏天收集的食品。此时,往日无忧无虑的蟋蟀却是...

    2016-01-07

  • 不来梅的音乐家

    从前有一个人,养了一头驴子。它不辞劳苦地把一袋一袋地麦子背到磨坊里去磨,已经有很多年了;但是它的力气渐渐完了,越来越不能工作。主人想把它从栏里牵出去杀掉。驴子听得风声不好,就逃到不来梅去。它想在那里做一个镇上的音乐家。它走了一会,看见...

    2016-01-07

  • 毒蛇之啮

    某天天气很热,查拉斯图拉在一棵无花果树下熟睡了。他的两臂掩护着面孔。一条蛇来了,在他颈上咬了一口,他痛得喊了一声醒来。他放下他的两臂,注视着这条蛇。于是这条蛇认出了查拉斯图拉的眼睛,它笨拙地扭动着身体想逃开去。“不要走!”查拉斯图拉说...

    2016-01-07